2017-05-28

研一这一学年,三点还没做完作业的时候不少,三点起床倒也有这么几次,不过当然都不是心甘情愿的。今天是时差的原因,九点多睡到三点,已经够了,其实两点多就已经醒了。躺在床上,忽然想到一个事:目前自己接触到的机器学习方法,都是给一个目标函数然后优化,往往这个目标函数是通过定义不同的损失函数结合样本计算出的概率分布估计来求的一个期望。在现实生活中,人的目标却往往有很多,由于不断有新经历,目标可能还会变化。这和只有一个目标,随着新样本引入改变概率分布估计,然后采取不同的策略来达到目标有一些不同。举个例子,玩文明,现在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胜利,可能开始想要玩宗教胜利,玩着玩着发现周围都是玩宗教的小国,于是转为追......

2017-05-27

距离下次考试得有几个月,终于可以喘口气了。希望余老师不要给我发什么怪邮件让我假期做作业。

说到余老师,我就有很多槽吐。昨天宣神给我看余老师发他的怪邮件,话说的特别诚恳:“你期末考的不好啊,顺便你泛函也拿了个B加,你这样很危险啊。你要知B加就是挂啊。鉴于你这么弱,你暑假可得好好学习,开学来办公室我再考你一遍,顺便也考考你泛函。”我看的简直吓尿了,我觉得我考的也不好,在别的老师那里也没啥好表现,感觉马上也要收到怪邮件了,心有余悸。

且不谈他,否则害怕太浓烈,会把我闷死在房间里,我还是继续秋。

前两天考完试给军哥选了音乐。我从今年以来收藏的音乐里挑了一部分(今年在网上听完收藏的估计得有五六百首歌?C......

C4窗前

坐在这里快一百次了

醒来不久 天也晴了

夏天的时候

风吹过郁郁葱葱的树林

填满视野的绿树

瘦瘦高高的

鹿在画面里奔跑着

那时天真蓝 在中国很少见的蓝

温暖的午后 让人想在这喝一杯

多加奶的咖啡

下午有时会在钢琴声里醒来

怎么也睡不够的感觉 听到琴声就散了

某一天 听见了封緘的摇篮曲

那时已是秋天 树林也快睡去

幸好考完期中后去过一回山里

湖光山色

像没去过的优胜美地

初雪后树叶都落了

只剩下萧瑟的枝干们

依然瘦瘦高高的

今天睡着时下雨了

醒来发呆

厚厚的积雨云正飞快地经过

2016-11-26

趁感恩节又一次来纽约。这次坐浩哥的车来,半路还给人刮了,第一次去了修车铺,感觉很像GTA。解决之后直接到了朋友家,多亏他们每回给我地方睡,省了不少钱。纽约这地方住宿真不是盖的,随便哪里都要上百刀,几十刀只有民宿的床或沙发。来这住了几次,感情也深了。昨天刚到时博哥不在,文哥在家备考。我坐下来倒头就睡,醒来时文哥已学闷了,出来找我喝酒,聊学习,聊纽约,聊跳舞,非常愉快。后来又出门见了博哥和他同学,长了不少见闻,只是这两天喝酒有点太多了,回家又是倒头便睡,一觉到中午。

  计划是赶不上变化的,原本说除了跳舞好好看书,可看着看着就觉得烦,一来纽约心就野了,在binghamton对我学习还真是挺有好处的......

2016-10-19

两个月说长也不长,平时经常觉得很漫长痛苦,其实一下子也就过去了。放在更长的人生时间跨度上来说,两个月并不起眼。很多人都有个特点,就是容易着急,总急迫地要去完成一些标签上的东西,却没抓住自己想要的重点。比如今天要参加某某论坛明天要参加啥啥比赛下个月要考这个证啦,本科时看见很多同学热衷参与计算机二级,六级刷分,各种从业资格考试,私以为还不如考个厨师证,不至于自己做饭时难受。暑期北美名校交流(正经去上课除外),世界五百强实习项目(打工还要交钱,呸),商业精英培训这种听起来华丽的贴标签活动,基本也都是坑蒙拐骗,利用从众心理和光环效应挣无知学生的钱。这些都很正常。人生的长度是有限的;家庭出身决定你的经济......